<< 返回上一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茶叶网> 茶器茶具> 茶具名家> 访台湾第一代紫砂推手张世朋

访台湾第一代紫砂推手张世朋

2013-09-26 15:15 来源:未知 作者:品牌资讯 已有 人关注

  张世朋,台湾第一代紫砂推手。历经30年紫砂市场的起起落落,看惯了一个个年轻的手艺人到大师的成长之路,对于目前紫砂成为藏界“显贵”,紫砂界大师林立,炒作成风,他自有一番理论,而这理论的开头,都只是一句话——做紫砂壶的人千千万万,你凭什么比别人好?

  30年前买壶偷偷摸摸

  张世朋介入紫砂收藏的时候,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时内地紫砂到中国台湾,还得绕道从中国香港转口,而张世朋到宜兴买壶的情形,今天听来都是惊心动魄。 “我在宜兴买了壶,装上车,自己却跳上另一辆车,两辆车分别开出宜兴地界后,才停下来接头,我上那辆装壶的车走。偷偷摸摸的原因是我被当地的税务部门盯上了。当年,我这样的中国台湾客商,来买壶还是不允许的。 ”

  但时代的洪流总是将一切挟裹着前行,很快,紫砂红遍了东南亚地区,大量宜兴紫砂壶被台湾客人搜走,张世朋由此结交了许多宜兴制壶名家,过手的名家名作不计其数,你问他一句:要是当年那些壶你留些下来,今天可就发财发大了。张世朋就会感叹,说起发生在1996年的伤心往事。

  巨款被骗意外收获真情义

  那一年,一位生意场上的朋友有笔款项没有跟他结清,结果,那位朋友破产,连欠张世朋的6000万元新台币也成了泡影。张世朋一下子被推到了破产的境地。患难见真情,是宜兴的制壶名家纷纷伸出援手,不知是谁倡议的,每人送他一把壶。张世朋清晰地记得,那年汪寅仙大师到台湾访问,她住在圆山饭店里特地打电话给张世朋说,“你悄悄地来。 ”到了饭店,汪大师从包里拿出一把壶悄悄塞给张世朋。

  直到今天,张世朋还一直把这件事挂在嘴边上,当年施恩于他的那些紫砂名家,他都会一个不落地把名字背给人家听。是的,做艺术品收藏的最高境界是收藏真情,虽然遭遇破产危机,但张世朋却意外地收获了无价的真情义。尤其在紫砂被世人追捧、商业化炒作过度的那些年里,紫砂界的如此真情,值得大书一笔。

  大师壶的传奇多不胜数

  2002年前后,张世朋来到上海做茶叶和茶壶生意,他在太平洋百货举办了一场紫砂展,请到汪寅仙、曹婉芬、张红华等大师亲临现场,轰动一时。

  张世朋清楚地记得,汪寅仙大师拿来两把代表作梅桩壶、仙桃提梁壶参展,当时卖6万8千元一把。张世朋的哥哥想买,叫弟弟帮他挑一把。 “他在电话里还问我哪一把好?当时要是两把都拿下来多好! ”

  没过几年,张世朋就从哥哥那里把汪大师的壶给回购了,回购价是80多万元,而后不久,他以110万元转手,如今,类似一把壶要卖到300万元左右。

  紫砂壶以火箭般的速度在涨,但是张世朋为了资金流转,自己都没留下什么。他曾经手过8把顾景舟的壶,价钱低得在今天看来都不能想像,但这些壶都给了合适的人,比如顾景舟的大弟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汉棠先生,他一辈子都没有得到师傅一把壶,还是从张世朋那里满足了夙愿。

  和顾景舟一样,被列入近年来“价格上涨最快的十位工艺美术家”之一的紫砂大师何道洪作品,张世朋转手过30多把,要是全留到今天,每把都是上百万元的身价,但对于紫砂推手来说,给更多的朋友分享自己的好眼光,其满足感远远超过了囤积升值。

  一语点醒一位大师

  比起价钱来,张世朋最得意的,还是同紫砂艺术家的交往,理念互动,是比赚钱大得多的享受。 26年前,范建军还是个小年青,在交流紫砂技艺时,张世朋就点醒他说,宜兴做壶的有几万人,人家凭什么要认可你,你有什么别人做不到的绝活?

  范建军闻言开窍,篆刻水平了得的他从此埋头于壶面篆刻艺术,一把壶上,密密麻麻地用微雕刻满了 《心经》,这是别人难以企及的艺术高峰,心经壶,也就成了范建军的经典作品,而范建军本人,如今也已晋升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了。

  从第三第四代传人开始

  去年开始,张世朋把“天鹏茗茶”的字号搬进了虹桥古玩城。虽然租金不低,但看惯了收藏界风风雨雨的他笑着说,30年里,我经历了紫砂市场的三起三落,目前,紫砂正在从2011年的高点下滑,但我依然很看好上海市场。张世朋如今将许多早年卖到台湾的紫砂壶回流内地,因为内地人的欣赏能力和消费能力正在赶超,他坚信未来的市场重心一定在内地。对于如今商业过度发达,导致紫砂界的纷乱局面,张世朋为藏家们送上了金玉良言。他说,不同经济条件的藏家可以玩不同价位的壶,比如新进藏家或者白领、金领玩家,不妨从紫砂界第三代、第四代艺术家的壶买起。

  中国紫砂从民国算起,第一代的代表人物是顾景舟等民国七老;第二代是七老的弟子,如徐汉棠、汪寅仙等,他们大多也都是国家级大师了;第三代是这批大师们的儿女和弟子,他们全面传承了大师的精湛技艺,目前正处在创作的黄金时间,也是未来的接班人;第四代是国家级大师们的孙辈,他们既有父辈、祖辈的双重悉心传授,知识面和眼界又宽,一旦在紫砂的传承与创新上做出一番成就,前途无可限量。

  第一、第二代的大师名气太响,早已成稀缺资源,价钱高昂,而且赝品多;第三代里有不少人的作品价位尚在普通藏家的承受范围内;第四代因为较年轻,艺术水平需要仔细甄别,并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但目前几千元一把的价位是人们容易接受的。

更多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