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上一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茶叶网> 茶业资讯> 行业茶讯> 福建泉州茶业开打野生茶概念

福建泉州茶业开打野生茶概念

2014-05-21 15:32 来源:泉州网 作者:王宇静 傅晓颖 谢德炳 已有 人关注

  福建泉州茶业开打野生茶概念

  茶叶品牌讯:在铁观音的故乡安溪,今年的春茶香气中弥漫着一股更加自然清新的茶味道。茶产量过剩的今天,茶行业不再片面追求规模化大面积生产,而是更加尊重生态,善待大自然的馈赠,不施化肥改用有机肥,不用杀虫刹改用辣椒水。回归自然的时代大潮之下,野生茶概念应运而生。

  日前,在晋江源头安溪桃舟乡,记者接触到了嵌在山水间的野生茶园。在这里,茂密深邃的山林里,藏着自然生长多年的茶树,当地村民采摘毛茶后,能制出口味古朴的纯天然野生茶。此外,当地还有一种半天然的放养茶,即虽然有人工看管,但放养于深山老林中,味道亦十分接近“古早味”。

  专家认为,野生茶也好,放养茶也罢,都是生态茶的表现形式,泉州茶产业开打这些新概念,是行业调整期的一种创新转型,迎合了市场对健康生态型产品的新需求。

  回归山林 还原“古早味”

  “咦,这茶的味道怎么不太一样?”日前,在桃舟乡吾之茗茶叶合作社负责人肖连地家里,记者品尝到了一种味道独特的乌龙茶。“这是我们附近山上特产的‘野生茶’。”肖连地说,附近的山叫龟炉山,茶农们发现深山中有很多品种独特的茶树,有些是铁观音,有些不是,茶叶较茶园种植的铁观音来得大,他们依据乌龙茶的制作方式研制出了这款野生茶。打个比方,这就像是餐桌上大家喜欢的天然野味一般。人们平常从不看护,完全任其自生自灭,全部交给大自然。

  龟炉山上,带路的村民指着茂密深邃的丛林说,那里生长着上万株野生茶。“野生茶是长久存在于山林里的,每年只产春茶一季,目前大约可收千斤左右的野生茶毛茶。”制茶师傅肖保守说,野生茶产量少,有一茶难求的稀缺性,今年春季天气还不错,质量上乘的每斤要五六千元。因为是纯野生且并非都是铁观音,茶味道也与普通意义上的铁观音不同,茶汤较铁观音来得醇厚,味道回甘,茶叶耐泡,所含的天然有益成分很高。“野生茶的养殖成本接近于零,关键是后期的人力采摘成本较高。”肖连地说,因为茶树是种在山上的,采茶工每天的工资就要120元,还要加上来回的路费补贴。

  记者发现,在龟炉山林间还有很多种在山林旁边的成片铁观音,他们不像一般的茶园那么规整,而是与各种树木相间而生,据村民介绍,那些是他们桃舟乡发展的放养茶,类似于禽类养殖上的放养概念,虽然有看管,但更多的时间是放养山林间。肖保守说,最近几天他一边忙着制茶一边还要忙着接茶商的电话,这几年他们的放养茶概念被炒热了,不少好茶之人及茶商慕名赶来。

  那么何为放养茶呢?对此,作为高级评茶员、高级制茶技工,肖连地是有发言权的。“2009年,我开始研究如何还原铁观音‘古早味’的种植新尝试,探索茶园的深山老林放养模式。”他说,至今他已经拥有了500多亩的放养茶园,茶树或种在村落旁成为绿化的一部分,更多的则散落在合作社的相关山林里。肥料来自于羊粪,而杀虫水则是自己研发的辣椒水。“用小米椒研磨制成可食用的辣椒水,再以1:50的比例兑水。”肖连地说,由于晋江源头生态原本保持得较好,虫害也罕见,所以连辣椒水他们都很少用。放养茶已经成为当地的一大特色,不仅是肖连地,桃香、全香、桃茗、金圣香等茶叶专业合作社也推崇放养茶概念。

  相关数据表明,安溪的生态茶园数量在25万亩左右,近年来有增多之势。安溪县茶叶站站长杨文俪介绍说,生态茶园并没有官方的权威认证,只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指的是尊重茶叶的自然生长,少施甚至不施化肥,采用粘板或是其他非化学成分的防治病虫害手段培育茶园。在生态茶园的大概念中,有机茶园需要由国家权威认证,近年来随着市场的需求,安溪县茶人又开发出了放养茶、野生茶的概念,其实这都是生态茶园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鸡鸭相伴 宛如世外桃源

  如果说放养茶和野生茶是生态茶业里的后起之秀,那么有机茶场则是生态茶业的“最权威”成员。近日在桃舟乡举办的首届大学生初制茶赛,所采用的茶青全部来自当地的桃源有机茶场。

  “‘有机茶’的说法可不是随便说的。”杨文俪说,这需要国家级的权威认证。安溪现有有机茶园十几个,国家每年要进行两次的检测,包括直接到茶园采样及到店铺里突击取样抽检等方式,对每项指标的要求都十分严苛,因此每年有机茶园的数量都有变化。如果说放养茶与野生茶大部分依赖山林的力量,那么有机茶场则是要耗费更多的心力自建一个生态圈,确保茶树在大自然的环境下平衡生长。

  “目前全县拥有有机茶园数量大概约5万亩,建设这样的茶园需要有十足的耐心。”安溪有机茶协会会长、桃源有机茶场负责人汪健仁说,想要一朝致富的千万别来办有机茶场,他的茶园已经连续十年获得有机茶场认证。前两天国家检测专家才来茶园采鲜叶回去检测。茶园基地位于海拔800米—1000米之间的桃舟乡康随村,茶场占地面积12000亩,其中林地9500亩,现代化生态有机茶园2000亩,虽然是“圈养”的,可是已经自成生态圈。未来他希望茶园可以往生态旅游方向发展,形成人、茶、环境的和谐融合。

  桃源茶场里,人们随时可以听叫羊的叫唤,看到鸡鸭在踱步。“茶场养了上百只羊和几百只鸡鸭,它们的排泄物与茶梗、茶粉混合发酵后就是千亩茶园的有机肥料,防治病虫病采用的是物理的黄色粘板。这两天就要把板子撤了,专家来看过了,上面粘的全是益虫,根本没有害虫。”汪健仁说,如今桃源茶场已经在打造有机茶品牌——品雅。

  老茶人打造新的有机茶品牌,知名茶品牌亦同样倾心于有机茶园的建设。“像植树那样种茶树,5000亩的基地,茶园面积不足2000亩,森林植被覆盖面积成倍于茶树覆盖面积。”八马茶业副总经理林荣溪说,八马已经计划在晋江源头——桃舟乡连山村打造万亩天然有机铁观音庄园。具体做法是:保留植被、人工挖穴、顺坡种植、天然生长,达到茶与林、茶与草、茶与花、茶与其他植物和谐共处,动物与微生物平衡共存,最大限度保护好原始生态。营造森林中的茶园,植物园里的铁观音,茶树与林木的比例为1:5左右。茶树不施用任何的化肥和农药,主要靠生态营养,有机栽培,从而生产出高质量的有机铁观音。“晋江源头的森林覆盖率接近90%,这么好的生态环境非常适合有机茶园建设。”八马茶业董事长王文礼说,虽然前期投入较高,但作为行业的领军品牌,当然要对茶产业的生态种植有份责任心,况且八马赛珍珠的品质也需要有好生态的保证。

  生态茶业 推动转型升级

  无论是有机茶场还是其他形态的生态茶园,经营者都强调了“科技”二字。日前在桃源有机茶场里记者发现茶园里到处都有摄影头。“有机茶场的管理需要很强的科技支持。”汪健仁说,为了让客户直观地了解茶园的运作,他在茶园里安装了几十个摄影头,下载软件到手机上后,无论身在何地随时都可以看到茶园的“现场播报”。

  日前在桃源茶场里,记者认识了一位年轻人。黄金土,福建农林大学的毕业生,2005年毕业之后他便坚守在晋江源头有机茶场里,一待就是近十年,守着两千亩有机茶园,还有羊与鸡鸭,他笑称自己已经是山里人。“有机茶场可谓是生态茶业的最权威代言人,经营中少不了高科技也少不了科技型人才。”汪健仁说,在他的茶园里就有好几位国内权威专家划出地块建试验茶园。

  科技助力,共造生态茶园已经成为晋江源头茶乡的共识。桃舟乡通过与各大高校、涉茶科研机构深度对接,实现最具生态茶园与最顶尖科技的互动发展。桃舟乡方面和安溪茶学院签订“校地牵手”共建协议。为实现产业科技对接愿景,协议规定,双方在涉茶人才培养、涉茶旅游规划、涉茶产品宣传等八个方面进行全面互动。科技助推产业发展,在此之前,当地茶企、合作社,已经与各大涉茶院校,涉茶科研机构达成广泛合作。桃源有机茶场通过与中茶所、厦门大学、福建农林大学等各大高校及科研机构开展战略合作,对当地有机茶园的土壤、病虫害预防、生态环境进行维护研究,同时,开展有机铁观音超微粉碎深加工技术开发,建设以中国工程院院士茶界泰斗陈宗懋院士为主的国际专家实验园区等。吾之茗茶叶专业合作社与茶学院陈志丹茶博士签订建立福建农林大学安溪茶学院吾之茗博士工作室,并建立科教实践基地。桃香茶叶专业合作社则与中国科学院合作,采用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ETS环境农业生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生态种植技术,有效地恢复茶叶生长环境中的微生物系统。

  头戴帽、腰围裙、脚穿鞋,生态茶园可防止水土流失,产出的茶叶品质更好,价格更高。保护生态、茶业升级、茶农增收的“三赢”效应正在安溪全县传递开来。桃舟只是一个缩影,感德、龙涓、西坪、祥华等产茶名镇里的生态茶园建设亦成燎原之势。

  善待大自然的回报

  柴米油盐酱醋茶,焚香品茗闲对诗,无论雅俗,由古至今,茶早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从神农以茶解毒的传说到如今长饮益寿的功效,茶可谓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慷慨馈赠。不同于普通的农作物或经济作物,茶树的生长对水源对海拔都有较高的要求,因此好茶往往要向高山寻。早些年为了满足扩张需要,大片的茂密森林被“剃”成了簇簇茶林,茶园的过度开垦给山体造成了伤害,对生态对土壤带来了不良影响,过分的索取导致了近年茶行业产能过剩的困局。

  中国人常说“过犹不及”,同样茶园的生长也是有度的,如同海洋需要有休渔时间一般,山体需要休息与照顾,才能让生长于斯的茶树更好地散发茶香。善待每株茶树,善待每片山林,同呼吸共生长,铁观音才有品质的保证,这需要所有茶人的共同爱护。把生态保护前置,才能奠定万年基业。杯中茶汤,天地馈赠,善待大自然,回报天长地久。

  推荐阅读:

  茶叶去除铁锅的霉味

  杜仲茶的药理功效

  黄山毛峰怎么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