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上一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茶叶网> 茶业资讯> 名家专栏> 李自建:忐忑种茶路后遗症弊端显现

李自建:忐忑种茶路后遗症弊端显现

2014-03-17 15:51 来源:长兴新闻网 作者:pinpaitea 已有 人关注

  “种茶就是靠天吃饭,你看我这张脸,老得跟这山上的茶叶杆子似的!”林城自建白茶厂的老板李自建说起种茶的辛苦,自嘲地笑了笑。

  去年连续22天昼夜不停地在茶山上浇水,让年近五十的李自建几乎一夜之间老了10岁。

  去年7月底,一场突如其来的干旱,让长兴农作物元气大伤。而这其中,茶叶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眼下,去年干旱的后遗症还没有过去,今年的新茶就即将“清新上市”,李自建又将迎来他一年中最繁忙、最操心的时间段。

  今年新茶产量大减。

  李自建的茶叶,就种在林城镇石英村的山里。频频袭来的倦意,让他拧紧了眉头,装满水的除草喷雾器有旋律地发出“嘎叽嘎叽”的声音。

  想到这两天天气晴好,茶叶的生长速度会加快,李自建手上的除草动作不禁快了起来。

  自去年7月以来,李自建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去年7月28日至8月18日,这短短的22天,是他一生难忘的艰苦岁月。

  “为了降低干旱对茶叶的影响,我几乎24小时都在茶山上,既愁水源,又愁引水方法,一下子瘦了十几斤。”这22天,李自建记忆犹新。

  然而,就算那段干旱的日子早已过去,李自建依然无法露出笑容。

  原来,今年的茶叶还没有走出去年干旱的后遗症,近三分之一的茶叶呈现出焦灼的状态。原本应该长到80公分的茶叶枝条,今年只长到50公分。“去年我背着喷雾器除草的时候,手臂都要抬起来,今年就这么顺着就行,低了不少呢!”一旁帮助除草的员工边比划边说。

  茶叶枝条高度的降低,直接带来的是产量的下降,李自建深入浅出地介绍,一根茶枝,每隔5公分的距离就会冒出一颗茶芽,80公分的茶枝平均冒芽16颗,而50公分的茶芽仅仅只有10颗。“但像这样叶子都焦掉的茶枝,一颗茶芽都别指望了!”李自建说着便将一颗焦枯的茶枝折了下来。

  李自建预计,今年他110亩茶叶将比去年减产近三分之一。招工遇阻虫害难防茶叶产量的减少,直接带来的是招工难等一系列问题。

  李自建指着隔壁山头的白茶地,忍不住笑笑:“我本来以为,今年招不到采茶工的就只有我呢!后来得知隔壁的50亩茶山,只招到了40人不到!最起码一亩地得配上一个采茶工吧!”

  看起来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容背后,更多的是茶叶采摘招人难的无奈。

  李自建介绍,采茶工的薪资为“多劳多得”,茶芽多,采茶工,采摘得多,薪酬自然要高。例如去年,茶叶长势好,李自建在新年前,便为110亩茶山招满了200多名采茶工。而今年,茶叶长势不佳,采茶工的采茶量也会相应减少,薪酬自然大不如前,加上采茶工的流动性太大,愿意上山采茶的人越来越少。

  目前,李自建仍然为只找到140人而伤透脑筋。

  与此同时,让李自建拿捏不准的,还有虫害问题。

  说起茶山上的虫害问题,李自建不觉忧心忡忡。种茶十几年来,前年那场大虫害,让他至今心有余悸。

  前年春天,李自建正在山上补种茶苗,蹲下身子时,不经意间看见了茶枝上一条褐色的虫子。“我当时也没有特别注意,就继续种茶苗。”李自建回忆,当他半小时后再路过时,发现茶枝上的绿叶已经被吃了个干净。

  这让李自建一阵恐慌。但更可怕的是,在李自建静下来倾听整座茶山时,“沙沙”的声音直冲进耳朵,那是成千上万的褐色虫子蚕食茶叶时发出的声音。

  李自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立即咨询了县农业局有关工作人员。在部门的帮助下,李自建总算赶在虫害肆虐前,拯救了大部分的茶叶,但损失仍然不小。

  有了前年的教训,去年,李自建对虫害格外重视,所幸没有出现类似事故。“但是目前我们只能见招拆招,还没有办法事先预防。找不到事情起因,这是我心里一块放不下的石头。”李自建一脸愁容。上市延期价格看涨往年的这个时候,李自建早已忙得“脚底板踢到后脑勺”,完全没心思顾及虫害是否卷土重来的事。但今年,眼看就要春分了,但茶叶依然不温不火地生长着,这让今年指望早点回本、能弥补去年干旱损失的李自建心急不已。

  “今年是闰年,气候具有一定的延后性,因此现在虽然过了惊蛰,但是气温回升一直比较慢。适宜茶叶生长的夜间温度要高于14℃,但现在始终无法达到,所以今年春茶的上市时间可能会晚一点。”县农业局经作站副站长王辉介绍。

  对于一直属于看天吃饭的茶叶来说,今年年后天气一直晴雨不定,气温温差也较大,极大地影响了茶叶的生长环境。因此,本该3月上旬上市的明前茶,将顺延至3月底。

  今年新茶推迟上市、产量下降的同时,价格方面会有一定的提高。

  王辉介绍,由于劳动力成本增加、产量降低等因素影响,今年的新茶价格可能会有小幅上涨,去年新茶上市的均价在170元左右,今年预计新茶价格普遍会比去年上涨10%左右。

  骤起的山风,让李自建下意识地拎了拎领口。他知道,即将到来的新茶采摘,又是一场硬仗。至于今年的茶叶产量到底有多少,他心理确实没有底。唯一的指望,就在于气温能高一些,茶叶快点生长,“早采摘,就早点结束担惊受怕的日子。”李自建皱皱眉头,“不知道今年的天气怎么样,希望收益会更好一点。”

  推荐阅读:

  薰衣草花茶的搭配

  哪些人不能喝乌龙茶

  乌龙茶减肥方法

更多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