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上一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茶叶网> 茶叶文化> 茶人茶事> 傅天甫:承茉莉古韵 成传奇茶商

傅天甫:承茉莉古韵 成传奇茶商

2015-05-20 11:38 来源:新华网 作者:pinpaitea 已有 人关注

  福州南台岛东段的城门镇,位于白龙江与乌龙江交汇处,山峦叠翠、土地肥沃、温暖湿润、云蒸雾绕,自古适宜茉莉花生长。这里漫山芬芳的茉莉花田已流传千年。 1965年,傅天甫就出生在这里。

  茉莉福地的忠厚后代

  在傅天甫童年的记忆里,城门镇“傅安里”是大片的茉莉花田。茉莉花开时节,清幽醉人的香气弥漫方圆百里,家家户户忙着采花制茶。即便是“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不允许个人经营茶叶的年代里,家长们依然会采花、制茶,不为挣钱,只为这赓续千年的工艺能够传承下去。种花、种茶、制茶、品茶、爱茶成为一种基因,融入一代代傅家人的血液里。

  房前屋后的茉莉花田是幼小的傅天甫的摇篮和花园,茉莉仙子的美丽传说是他的启蒙故事:

  相传天宫的御花园有一种非常美丽的花,叫美丽花。一对美丽花姐妹偷偷下凡嫁给福州城北新店一对贫寒却勤劳的农民兄弟,玉皇大帝大怒,派天兵天将前去捉拿。原本花朵硕大无比的美丽花被善良的百花仙子用白绫手帕抹作无数素白如雪的小花,隐藏在城北新店的田野,被后人称作“茉莉花”;两兄弟被化作大片的茶树分布在“茶园山”和“茶会”。茉莉仙子不忘两兄弟,托梦给当地农民,把茉莉花同茶园山和茶会的茶叶放在一起,同眠6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冲泡后,满屋奇香弥漫,清雅怡人。茉莉花被视作茉莉仙子与两兄弟爱情的结晶。

  传说中的茉莉花从困境中涅槃重生,成为勇敢、执著、勤劳、淳朴、忠贞等优良品质的化身。而历史上,作为佛教圣花之一,茉莉又因其洁白胜雪,被赋予玉骨冰清、淡泊名利之意。这些品质,从傅天甫的童蒙时代起就影响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

  傅天甫在家中排行第八,与哥哥傅天龙是孪生兄弟。18岁刚刚成年,兄弟俩便承传祖业,从事茉莉花茶行业。

  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拂过这个东南沿海的小山村,家乡还不富裕。天不亮,兄弟俩就用稚嫩的肩膀挑起茶担,走街串巷,将家乡父老亲手种植、窨制的茉莉花茶挨家挨户地上门推销。那是一个市场秩序还没有完善的年代,“国营”、“公家”的概念给人们的心中打下了太深的先入为主的烙印,对于这种挑着担子沿街叫卖的方式,兄弟俩听到得更多的是“南蛮子”、“投机倒把”、“皮包公司”等类似的嘲笑。傅天甫和哥哥没有放弃,而是磨炼得更加坚忍与宽容。为了这份传承千年的祖业能在他们手中发扬光大,他们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误解和艰辛,晓行夜宿,克勤克俭。

  为节省路费,傅天甫和哥哥从不买卧铺,无论多远,都是站票。在天津推销茉莉花茶时,为了节省几分钱,他们每天步行十几公里,竟然跑遍了天津全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津重型机械厂、天津一中药、天津三中药、天津六中药……80年代末期,傅天甫与哥哥以家乡淳朴但却货真价实的茉莉花茶,以他们的忠厚与勤奋,开辟出自己坚实的客户群体。

  在中国寻常百姓还不怎么懂茶道、茶文化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傅天甫与哥哥一起把家乡飘香的茉莉花茶送到了千家万户。从稚嫩肩头的小小茶担,到价值达7.83亿元的中国茶业品牌评估价位。傅天甫和哥哥用青春的肩膀为福州茉莉花茶扛出一片天空,用磨出老茧的双脚为家乡走出一条经济与社会效益双丰收的文化兴企、兴乡之路。2014年,傅天甫被评为福州市优秀企业家。

  身怀绝技的传奇茶人

  傅天甫从小对茉莉花的制作工艺痴迷并努力钻研,身怀茉莉花茶窨制绝技。2010年,福州首届茉莉花茶传承大师赛在福州举办,比赛历时三个多月,经过六窨评比,傅天甫以精湛的茉莉花茶制作工艺入主六位“传承大师”之列,当年的美国《世界日报》华文版就此事专门做了《十窨福州茉莉花茶重出江湖》的报道。2012年,傅天甫以身怀祖传福州茉莉花茶窨制技艺,名列福州市68位各怀绝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之一。

  傅家门前的千年榕树,见证了一代代福州茶人对传统茉莉花茶工艺的传承。傅家的茉莉花茶工艺,选用优质烘青绿茶,拌合新鲜的茉莉花窨制,须经香养护、花坯处理、窨花、起花、复火(转窨)、提花、匀堆、装箱等工序,工艺相当精细。傅天甫深谙茉莉花茶的传统工艺,并将之与现代科技相结合,他说:“我们既要传承传统工艺,又要做一个技术提升,比如说我们洁净化生产,电脑化控制,标准化生产,有机茶的制定……”

  2003年,傅家兄弟的茉莉花茶在国际茶文化节上获五星级茶王称号,2两产品拍卖出8.6万元高价。

  除了身怀制茶绝技,傅天甫还有另一种绝技,那就是对家乡茉莉花茶的悠久历史及中国茶道的深厚研究。

  多年的行业实践造就了傅天甫的博学多才。他亲自为走进自己企业的每一个人讲述福州茉莉花茶的发展历史,传播茶文化,成就茉莉花茶品牌。其集团通过多年的茉莉花茶文化之旅推广,与福建省旅游公司联合打造生态茶旅,2014年春伦茉莉花茶文化创意园被成功评定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2015年1月5日,为进一步研发茉莉花茶对人体的重要功效,傅天甫代表春伦集团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就“茉莉花茶功能开发”战略合作签约。

  让茉莉花茶事业后继有人、代代相传、繁荣兴旺,是傅天甫当前的梦想。他担任福建农林大学的客座教授,向莘莘学子传授茉莉花茶的制作工艺与悠久的历史文化,并与香港大学合作,吸引香港大学学生来企业实习,并完成相关课题研究。

  “多党合作”的孪生兄弟

  傅天甫与哥哥傅天龙是中国茶界绝无仅有的一对同时从事茶业的孪生兄弟,两人同时蜚声茶界,令世人称奇。更为传奇的是,哥哥天龙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弟弟天甫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两人在一家企业内部实践“多党合作”,团结和睦、互帮互扶、相伴相励的故事,亦被传为佳话。

  哥哥天龙严谨,精于管理;弟弟天甫沉稳、含蓄,博学多才。在企业内部,哥哥主谋全局,负责生产;弟弟主抓销售,谋划宣传。两人一文一武,配合默契,不仅令企业欣欣向荣,而且为家乡父老的脱贫致富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2014年,其集团荣获“全国社会扶贫先进集体”称号。

  傅天甫现任民进福建省委会常委、福建民进经济界会员联谊会副会长,他及他所从事的茉莉花茶业都与民进有特殊的情缘。

  民进中央原名誉主席冰心的故乡长乐,与城门镇隔闽江相望。冰心曾在《茶的故乡和我故乡的茉莉花茶》中写道:“一杯浅橙色的明亮的茉莉花茶,茶香和花香融合在一起,给人们带来了春天的气息。”作为冰心老人的同乡,傅天甫也有一段关于茉莉花茶的非常感性的描述:“第一让我心动,茶从芽尖采来,加花窨制而成,茶叶泡起来亭亭玉立,像少女一样,让人心动;第二让我心醉,茉莉花茶的工艺是茶与花的结合,一品便让我心神俱醉;第三让我魂牵梦绕,茉莉花茶泡出来的香气可绕梁三日。”

  傅天甫充分发挥民进界别文化人力资源丰富的优势,组织各方人才为深耕茉莉花茶文化出谋划策。经他促成,福建民进专门组织会员进行深入调研,提出推动茶文化进校园的建议。

  福建与台湾唇齿相依、一衣带水。目前福建台商工作中流传着傅天甫做的四件好事:第一,主动采购台湾蔡女士的高山茶。第二,与台湾千惠科技签约购买其高山茶可追溯系统技术。第三,策划两岸大学生在自己的企业共制“青春茶”。第四,邀请台湾海军退役将军一起制作“将军茶”。傅天甫以一颗民进人的质朴、火热之心,努力让茉莉花茶成为两岸同胞相连、相亲的天使。

  饮誉世界的中国茶商

  福州茉莉花的国际性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汉代,茉莉花从海外传入福州,西汉初年陆贾的《南越形记》里就提到茉莉花。郑和下西洋时,曾采购大量的福州茉莉花茶到世界各国进行贸易交换。茉莉很早就成为世界和平的使者。作为有抱负的中国茶人和企业家,为了推动中国茶在世界范围产生更大影响力,提高中国茉莉花茶在国际茶界的话语权,傅天甫制定了自己的国际战略。

  一流企业做文化、做标准。傅天甫的国际战略里,文化、标准很早就成为关键词。

  加拿大茶业协会主席路易斯·诺伯格曾说,她以前就喜欢加拿大的中国餐馆提供的茉莉花茶,但对福州茉莉花茶却是后来才知道。为擦亮福州茉莉花茶文化这张名片,2011年,傅天甫带领其集团承办2011年国际茉莉花茶发源地会议,并亲自展示传统茉莉花茶平、抖、蹚、拜、烘、窨、提等精细工序。国际茶人赞叹传统的茉莉花茶制作工艺是一个艺术创作的过程。2014年4月,在傅天甫及其集团的助推下,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参评并最终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近几年,国外“绿色壁垒”不断加高,以欧盟为例,修改或增加的对于茶叶的农药残留限量已达百余项。作为主要茶叶生产国和出口国的中国,质量标准的难题成为中国茶走向世界的桎梏。傅天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2010年,傅天甫带领其集团与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签订了为期5年的《中国茶叶行业标准化茶叶实物样项目合作协议》,其集团被指定为茉莉花茶标准化生产示范区,负责茉莉花茶茶叶标准样的实施和推广,企业标准上升为行业标准。他们生产的各种茉莉茶品中,有10%出口到美国、俄罗斯以及欧盟、东南亚各国和地区。在深谙茶道的日本,茶叶协会会长品尝他们的茉莉花茶后说:“……在日本已经十几年没见到这么好的茶了。”

  品种单一也一度成为制约中国茶叶出口的瓶颈。英国茶叶协会主席威廉·高曼说,过去英国从中国大量进口绿茶,后来因中国绿茶种类单调,改从其他国家进口,21世纪初期,英国从中国进口茶叶仅占本国市场的4%-5%。针对这种情况,傅天甫提出以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展示多元化的企业产品。2014年,第25届香港美食暨香港国际茶展开展,结合国际大都市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傅天甫精心推介了速溶茉莉花茶与根据不同星座的特性量身订做的“星座茉莉花茶”,吸引了众多客商购买。傅天甫说:“我们还做茶多酚的提取,制作功能性饮料,我们要适合社会的发展,适合潮流。”

  唐代诗人李群玉言:“天香开茉莉,梵树落菩提。”茉莉与牡丹“国色”齐名,被尊为“天香”,自古以来就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备受推崇。对于傅天甫来说,茉莉花茶就是他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是他年轻时的梦想和毕生的事业。宋代诗人江奎曾赋诗茉莉:“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茉莉堪做“第一香”,品若茉莉名自扬。傅天甫正以一个传统茉莉花茶人的良知,助推中国茶文化的发扬光大;以一个中国卓越茶商的眼光,推动中国茉莉花茶跻身世界茶界,复兴并刷新古代茉莉花茶在世界创造的辉煌。

更多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