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上一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茶叶网> 品牌营销> 品牌价值> 埃伦红酒董事长:公司的目标是上市

埃伦红酒董事长:公司的目标是上市

2015-05-27 10:23 来源:未知 作者:pinpaitea 已有 人关注

  埃伦葡萄酒连锁品牌董事长王利辉在旗舰店接受采访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梦想当翻译家的会计,却最终成为出色的红酒商人。

  美国留学、创业六年,加利福尼亚纳帕溪谷的阳光感召了他。新鲜的红酒汁如同自由的血液融入他的身体,让他不再彷徨,确立了事业的方向。

  他就是埃伦葡萄酒(国际)连锁品牌创始人、董事长王利辉。2011年回国发展后,他的红酒生意日渐红火,不久前在北京市大兴区再设新店,在北京最大的Shoppingmall——荟聚西红门购物中心的选址工作也正在进行中。

  日前,他接受专访,讲述了他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一个梦想当翻译家的会计

  几次采访,王利辉都穿着休闲西装,神态中始终带着一名基督徒特有的沉静感。

  他信命。人生经历和宗教信仰让他坚信,冥冥中,自己和红酒是有缘的。所谓缘分,如蝴蝶效应一般,是每次小小的颤动形成了最终的改变。

  第一次的颤动要从英语说起。“上学时我英语成绩

  一直很好。一次,我从图书馆借了英译本的《悲惨世界》,当时年少轻狂,我只看了前五十页就把书扔一边了,觉得译者根本没把一本名著应有的文学之美译出来。那一刻起,我决心考英语系,将来当翻译家。”

  高三报考志愿时,他报了清一水儿的英语系。但他没想到,志愿被老师和父母“合谋”后“篡改”了。“我家在辽宁的油田,我是油田子弟。油田隶属于中石油,当地人都认为油田工作才是最好的。翻译家?中国一共才几个呀!”

  “他们把我志愿书里所有的‘英语’都改成了‘会计’。在他们眼里,当会计多好,能在油田上班,一辈子不愁!”

  当年高考,王利辉的英语成绩几乎满分。但一看录取通知,他傻眼了。“考上的是辽宁一所大学的会计系,当时真是死的心都有。几个月后我安慰自己,虽然上的是会计系,但我还是要好好学英语,毕业以后做英语相关的工作。”

  现实和梦的差距毕竟太远。王利辉发现,虽然同校英语系的学生入学的英语基础不如自己,但几年后,自己已经远不是人家的对手了。他还是不放弃,曾去珠海,以每月一万元的高价报了个英语培训班,只因业务员忽悠说“学仨月保你达到英语新闻联播主持人的水平”。

  “本想学好了就在南方找工作,但很快发现被骗。而且我很不适合那边当时的生活。比如我在那边吃过一次‘东北饺子’,饺子居然是韭菜夹火腿肠馅的!”

  1997年王利辉大学毕业,回到老家的油田,很不情愿地当了油田会计。4年多后,他辞职来到北京,先后在佳能、雅虎和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任职,干的还是会计。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是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2004年,王利辉的月薪就已经达到3万元。当时,北京北四环高档楼盘的房价才每平方米六七千元。

  “收入不错,也不累,对有的人来说已经‘很幸福’了,但‘敬业不爱岗’的状态让我始终感觉整个生命都是无聊的。每次看到事务所合伙人从身边经过我就暗问自己,如果加以时日我能成为他,我会开心、满足吗?”

  答案是否定的。2005年,王利辉辞职,到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读MBA。“心中仍然是茫然的。以前的梦想越来越远,新的梦想还不知道在何方。那种彷徨感,只有自己才知道。”

  王利辉在公司投资的维艮侬城堡酒庄视察,右为酿酒的发酵槽

  纳帕溪谷 葡萄树比人有个性

  伊利诺伊州立大学附近有个红酒酒窖——City Winery,工作人员待人都很热情。为了“练地道的美国口语”,王利辉以买酒为幌子,每天到酒窖和大家聊天。

  “我发现,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快乐。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打动了我。在酒窖里古典音乐的伴奏声中,在酒窖餐厅里一边试喝不同款的红酒,一边向大洋彼岸原本陌生的人们倾诉,那种美好的感觉至今难忘。酒窖的经理Alex曾经是一名医生,聊天时发现我们很像,他一度困惑自己的人生目标,但最终把红酒当成了生命的归宿。”

  “想了解红酒,一定要去纳帕溪谷(Napa Valley),见识一下纳帕红酒!”2007年MBA毕业后,王利辉在酒窖老板的建议下去了那里。

  纳帕溪谷位于美国南加州旧金山以北50英里地区,是世界著名的葡萄酒产区,风景秀美。荣获1996年金球奖的电影《云中漫步》中那片带有梦幻色彩的葡萄园,就取景于此。当时导演阿方索·阿雷奥亲赴欧洲、澳洲、南美和北美各地考察,最终选定了它。

  王利辉至今记得第一次与纳帕溪谷见面的情景:“灿烂的阳光,清澈的溪水,刚一到我就被它的田园风光惊艳了。七八月份是它收获的季节,庄园主人的笑容被阳光照亮。采摘前,漫山遍野的葡萄树,浑身都是闪亮的珠宝!”

  纳帕溪谷独有的红酒精神——自由、鲜明、富有朝气,也很对王利辉的性情。“在纳帕,最有个性的不是人,而是葡萄树。它只认纳帕的风土,把葡萄藤移植到其他地方那怕是和纳帕只相隔几分钟的路程,它都会拒绝生长。”

  阿尔法·欧米茄是纳帕溪谷其中的一家酒庄。它的老板Henrik Poulsen对王利辉影响最大。他是丹麦人,但丹麦不产葡萄。出于对红酒的热爱,他离开家乡在法国生活、工作十年,之后又在美国纳帕溪谷生活、工作了十年。

  王利辉给他写了一封电子邮件。那封邮件感动了他。“王,你和我一样,热爱土壤、阳光和葡萄酒。你对葡萄酒有热情,适合与它为伴!”于是,王利辉成了他的员工,跟随他学习酿酒。

  “当你热爱某个东西的时候,你可以得到一种单纯。国外做酒的人都是性情中人,和中国土豪对待红酒的价值观完全不同,在他们眼里,只有热爱和分享。当时,我的丹麦老板不但让我吃住在他家,而且每天也是他开车载着我一起去上班。一年时间,我在他那里学会了葡萄种植、维护采摘、酿酒和灌装。”

  那段时间他至今难忘。“每个酒庄都不奢华,但整个纳帕都弥漫着酒的香味。人总有一种被阳光打在心上、和时光走在一起的感觉。这让你感到,你不是在酒庄卖酒,而是在和葡萄树一起享受生命。”

  王利辉在“倒桶”(为了保证相同的口感,把所有橡木桶里的葡萄酒倒进同一个钢罐,一段时间后再倒回橡木桶)

  燃起生命热情 把红酒当终身事业

  纳帕溪谷的那段美好时光,让王利辉重新燃起生命的热情,把红酒当成自己的终生事业。

  2008年他离开纳帕溪谷回到芝加哥,在美国最大的红酒销售公司Binny’s做业务员。“那里有上千种红酒,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高品质红酒都有;其间我去过美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的几百家酒庄,这些都让我开阔了眼界。”

  2009年,王利辉离职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红酒销售公司。2011年,他回到国内,创立爱唯华美葡萄酒公司和埃伦葡萄酒窖连锁品牌,销售进口红酒,推广红酒文化。

  回国前,王利辉对国内的红酒市场进行过全方位的调研。“目前,中国人对红酒的理解比欧美人最少还差20年。高端政务商务人群是主要对象,大众消费还远未普及。而且,进口酒中假酒泛滥,价格暴利;流通市场产业链不完善,终端市场缺乏专业性;从业人员缺乏专业知识……因此,很多消费者对进口红酒产生价格虚高、性价比低的错觉。我的‘埃伦葡萄酒’,销售的不是某个特定的红酒品牌,而是包含了国内外各大产区的优质葡萄酒。我回国创业的初衷,就是想把高性价比的红酒,推广到中国的普罗大众当中,让每个人都能品尝到它。”

  在中国传播红酒文化,王利辉有着对待宗教一样的虔诚。“我们始终认为,红酒是大自然的馈赠,是生命梦想与理性的完美结合,我们愿与世间所有爱酒人一起挖掘她、珍爱她、品味她,使品味红酒远远超越味觉上的享受,而升华为一种更为纯粹的精神追求。埃伦葡萄酒窖分为微型酒窖、社区酒窖、旗舰酒窖三种模式,能让更多的人加入到葡萄酒事业中来。我们的“百城千店”计划,也让埃伦葡萄酒窖走进更多的国人生活。”

  他的目标是公司上市。对自己的商业模式,王利辉很自信。自信来源于他独特的团队优势。“我们拥有庞大的全球采购系统,所有产品均从原产酒庄直接采购,每款产品都是我们选酒师精心挑选的适合中国人口味的优质葡萄酒,100%原装原瓶进口,从质量、价格、到产品稳定性都有保障。同时,我们与法国第一大红酒销售集团Prodiff&Terre de vignerons和Vins Vignerons是多年的战略合作关系,葡萄酒从酒庄酿造到在华销售,中间环节很少,因此能保障每款酒的高性价比。”

  如今,已40岁的王利辉仍然是个理想主义者,但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偏激。他再次提起会计这个职业:“我现在的自我要求是,像诗人一样对待红酒,像会计师一样对待工作。多年来的财务工作经历也是笔财富,那种严谨、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现在想来,都是当时不知不觉中形成的。”

  如今,埃伦品牌在主推一款名为LIBERTE的红酒。LIBERTE是法语,意为“自由”。它产自埃伦品牌投资的法国酒庄维艮侬城堡,从创意、酿制乃至酒瓶的外形和包装,王利辉都亲力亲为,和设计团队及酿酒团队一起打造。

  “看到它,就不禁想到自己。”王利辉说。 (文/林凡)

更多
猜您喜欢